一些碎片

添加评论 2008年5月9日

有好几个朋友都说我从来不写自己的东西,也有点哦,不拂大家关切之意,写几个片段。
肤浅
为什么知道我自己肤浅,是因为老有不惯别人的想法,其实他们都比我强,我竟不能学习之,悲哀啊,看不惯别人,是自己修养不够。
麻木
前两天给一个老太太去打石膏绷带,挺惨的,两条腿都是股骨下段断了(从轮椅上摔下来),腿已经很弯曲了,皮肤有多个地方溃烂,肌肉也萎缩了,很多年没有下地走过的样子,老师让我牵拉着,他来打石膏绷带,老太太一直喊疼,也许真的很疼吧,我也没体验过那个是什么感觉,我想尽力的理解她的感受,但是最后还是感觉烦了,希望她能不吵,虽然没说出来,真对不起,对老不敬,耐心和爱心欠缺,神,饶恕我。
下贱
都说当医生了怎么高尚,怎么受人尊敬了,说的冠冕堂皇的,只不过都是些书面语言,用的着的时候也许会这么夸一下。几周前,在某科实习,有个有钱人来住院,那身体可好了,但要求来住院,还有熟人,不能不收,派我去给量上下肢血压,头一天还蛮配合的,后来每次去量都爬在那打着电话,病房还常来几个年轻女人来陪聊,摆一个等医生给他来按摩的姿势,袜子也不自己脱,裤子也不自己挽起来,就猪一样爬那,当时可反感了,丫咋不病更重些呢,老师或许也有同感吧,给开最多最贵的化验,钱多么。
某天跟一位 牛老师(女)上门诊,有个中年男插队就进来了,说着一口不正宗的陕西话:牛师傅,我熟人,上周来看过的,你先给我看一哈。牛老师:你别叫我牛师傅,叫大夫或者医生就行,你哪不舒服. 中年男走近,一口酒气:我两个蛋蛋不舒服。。。。那天是消化门诊,不晓得是不是存心来捣乱的,非常憋屈。

阿谀逢迎
比医生地位更低的还有一类人,那就是药代了,整天穿梭于各个科室当中,有的科室就有四五个常驻的,就像医生一样天天来”上班”,自然都是年轻女子了,打扮得都很时髦,相貌很重要的,长得好看的,欢迎度高,自然收入也高,那种赤裸裸的阿谀逢迎,你笑她也笑,你怒她也怒,你说别人坏话也跟风,其实她们心里最有目的了,买她东西的就是好人,不然谁乐意跟你玩暧昧。我一边想着人怎么能为利益无耻到如此地步,一边想着里面为什么没有我自己的利益。

高中的时候老师都给说上了大学怎么怎么,现在好多同学也毕业一年了,纵观大家,都在辛苦漂泊,累死累活就那么点薪水,又能做点什么呢,孝敬父母都稍显吃力,还得给别人说过得挺好。很不容易了,看到对面筒子楼上住的那些医生,熙熙攘攘,孩子一大群,从早吵吵到晚,其中好多不乏是博士,主治医,学历,知识,全都在生活面前败下阵来。不免让人心寒,但我想只要奋斗,都会慢慢变好的。
我也不知道以上为什么全是贬义词,是世道本来如此,还是我眼光太歪?关于什么情感啦,信仰啦就不多说了,在当前都是奢侈品,尚未温饱,何以思淫

转载请注明出处:徒步行者™[http://laoshang.net]

  1. 还没有评论.想坐沙发?
  1. 还没有 trackbacks
订阅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