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标签: ‘转载’

没有“坏人”的世界

没有评论 2007年8月30日

总试着想像这样一个世界,也总想把它描述下来,

但迫于水平有限,一直没能写出来,正好以前看到一本书,摘录这么一段:

感兴趣的请细细品味

这回却说鄢崮村中学墙外,有一片百亩大的麦田。时下麦子正值扬花的季节,微风吹来,大田里闪耀着碧绿的和粉青的缎子一般的颜色,十分地好看。日来每逢下午,便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拿着书本,坐到麦田旁边的一棵柿树下面,久久地阅读,直到天色昏暗方才离去。

这一日天色未晚,田埂上又多了一个老汉。这老汉鬼鬼祟祟立在一旁,将少年打量了多时。看见那少年无意他顾,便欲转身走开。正在这时,少年收起书本跳下田埂,老汉吆喝一声,要那少年立住。老汉走上前去,问他道:”娃,你看的是啥书?”少年慌忙将书掩进怀里,反问他道:”你问得要咋?”老汉道:”不咋。只是我见你连日来一直独坐在此看书,遂有话要告诫。否则,我一个耄耋老汉岂能害你不成?”少年道:”谁能保证?”老汉道:”不敢欺言。”少年见老汉身长形瘦,言谈逊雅,不像踏实的务农之人,便坦白道:”是本《聊斋志异》。”

老汉微微一笑,道:”我估谋便是此类社会禁书,旁的书也不会让你这样刻苦钻研。不过,年少之人阅读此书切记一条,万万不可在古墓荒坟或杳无人迹的地方独自苦读。你想,一个人但若一时走神,撞上了游曳的鬼怪,不定就将你害下了。你知道不知道,头些年在咱村有个名叫郭大害的青年娃,就是因为躲在自家的老窑里阅读了一卷《水浒》,受了其间的迷惑,结果捅下天大的乱子,自家赔了性命且不说,全村老幼也跟着受了多年的连累。”

少年道:”这事我晓。老汉伯你见多识广,我这里倒要向你请教请教,人世上到底有鬼没有?”老汉道:”你这瓜娃,我对你说的不就是这道理嘛!不光人世上有鬼,就是那枯树老井旧宅古庙破瓢烂罐日用器械也都自有灵性。你怀里揣的书,通势甭将它看简单了。放得年代多了也会有些异常,你以为!”少年听老汉一说,也是因为乌日西沉空气骤凉,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说:”真要像你说的,乃这世界也太可怕了!”老汉哈哈一笑,说道:”这便是你年幼不醒世的原因了!”少年瞠目结舌,遂问老汉:”为咋这样看我?”老汉说:”为咋?等你再活上三五十年,挨到一定岁数,自然晓得其中的奥义。”少年虔诚地道:”老汉伯你说我听。”

老汉道:”说来只是一个道理。说的是玉皇大帝在开世的时候,起初造下的全都是些君子淑女。这些人不少不老不生不死,一切都按部就班规规矩矩,后来的欺妄奸盗鼠窃狗偷之事,这个时期统统的没有。却说一日,玉皇大帝在天廷待得厌烦了,遂想到人间周游一遭。于是带了几个随从来到下界。第一日,看到满世界的人言谈举止一律是温良恭敬彬彬有礼,这让大帝心下很是得意,心想总算没有将人白造。又过了一日,却看世间个个人都像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种地便种地,吃饭便吃饭,走动便走动,即使偶尔遇上一个人物,不待他言语,你便事先晓得他要张口问候你了。你想骑马他给你扶镫,你想睡觉他为你垫枕,总之世人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大帝欢颜,心想,这不和天堂一模一样吗?又游览几日,却见满大街立的都是些光棍闲汉。一打问,原来这都是些君子中的君子好人中的好人。他们有的因见他人鳏寡出妻献子,有的同情贫弱捐家弃舍,总之大都是为了做好人,把自己搞得一贫如洗,结果又流浪街头。又过一日,大帝游走到田野,只见大片的土地荒芜,即是点了种的,也是了草从事,不明白这是为何。再一打问,原来是这些人不忍独占田产,推来让去竟至于无人耕种。即使有人耕种的,也不愿种得太好,以免旁人说他贪图利益。大帝走进一家商店,又见柜台和地面上散落着许多金银无人拾取。玉皇大帝纳闷,立在旁边偷看了一时,原来是买货的都想多付些钱,卖货的又不愿意收取,双双争执不下,其结果是撇在了地上。夜里,大帝走进一家旅店。还没进门便被里面的臭气熏出来了。你道为何?原来开这家店的是当地知名的好人,一往是扶弱救困不贪钱财。凡常之人到他店里也都能白吃白住,只没想几年之间,将一座堂而皇之的旅店办倒闭了。大帝来的时候,也只是勉强撑持。大帝心想,夜里总不能睡在大街上,所以不得不捏着鼻子进去熬了一夜。天不亮,大帝便爬了起来,出了店门直往县衙走。到了县衙门前,透过晨光,一眼看见县官的乌纱帽子挂在狮子头上。大帝吃了一惊,念道,难道连县官这耀眼的差使,人也不愿当了不成?大帝立在衙门前等候多时,只想着总会有人来承当。结果直待到日落西山,不见一人前来。大帝有些恼了,随手拽了一个路人,质问于他。但听那人咋说?那人见大帝要他做官,吓得是面无人色,不啻于将他监押一般。你且想像一下,天底下都是些不会为非做歹的好人,做了官,既无须审案又不必督察,弄得不好,还落个欺压百姓的恶名,你说谁当这县官做什么?大帝听到这里,也没意思再转游了。回到天廷,终日里是闷闷不乐。却说玉皇大帝他爸,原是一个改邪归正的魔鬼。见儿子龙颜不悦,不问自晓得他是为何。于是造了些大模样像人的鬼魂,释放到人间。这些下凡的鬼魂,个个都不是驯顺正派的东西,在人间极能搀和渗透。他们与人混杂居住在一起,将人的礼义伦常全给败坏了。结果是人生鬼鬼生人,没过多久,世界整个改变了,遍地跑的都是像鬼一样的人和像人一样的鬼。不过好在人间总算是添了些烦乱,多了些生趣,百姓们过上了正常的日子,也免得田地荒着无人种,金银落地无人取,县官放着无人做。”

少年听到这里,笑道:”你胡编!”老汉大瞪两眼,正色道:”你说啥?看你这娃,既然对你说了,便是有典可查。我老汉一大把年岁了,难道哄你一个不醒世的碎娃!”少年道:”或许你不是哄我。我只是问你见过鬼没有,你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老汉道:”见过多了。或许你便是一个小鬼!”少年狡黠一笑,道:”我假如是鬼,把你老汉的命不要了!”老汉笑道:”我是个老鬼呢?嘿嘿,你想想!活在这个世界是鬼不是鬼都不相干,只是都须给人家活着才对。人活着神鬼首肯,天地包容。你一个两个人物,仗着某个场合或某种身份,说灭谁就灭谁,岂不荒谬?说到这里,竟有一首绝句形容,你且听仔细了:’一半是鬼一半人,横撇竖捺俱是真;莫说魑魅无豪客,圣贤不义亦小人。’前几年,我到李家集街上,看见墙上刷着大幅标语:’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我当时就看着不顺。心想,瞎了,鬼神打倒了或可说得过去,将咱百姓种地的牛打倒了这还了得?就是鬼,也不能轻易打的。且说你看的这本《聊斋》,里面记载的书生秀才,经年累月守着寒窗,独自一人在灯下苦读。你说,每到寒冬腊月的时候,如若没个人来给他端茶添香铺衾暖被,那将是何等的滋味?这些人又都是知书达理之人,总不能让他放下书本,去勾引良家妇女得是?所以,这时候须有通晓风情的鬼狐出来,与他们缠绵一时。论说这些女鬼

谁娶了这女人绝对得折腾死

没有评论 2007年6月24日
关于起床
老公:起床了,起床了,你不说今天要早起开会嘛。
老婆:别说话,我再睡一会。
老公:快起吧,要不该迟到了。
老婆:你别碰我!我要睡觉!!
老婆:呀!都该迟到了!你是怎么叫我的!!!
关于吃东西
老婆:这个话梅我吃了一半,挺好吃的,剩下的给你吃吧。
老公:我不爱吃话梅。
老婆:不行,你就爱吃!你是不是嫌弃我吃过的!
老公:这鱼挺好吃的,来。
老婆:你的脏筷子碰过的,谁吃!
老公:那你吃过一半我还吃呢,我不嫌弃你,你怎么嫌弃我?
老婆:那就对了。我嫌弃你说明我比你干净。我比你干净你凭什么嫌弃我?!
关于离婚
老婆:咱们要是离了婚,房子归我,我的钱我也得拿走。
老公:那我的钱呢?
老婆:你的钱都是我的钱,你有什么钱!
老婆:还有,离婚后你每月的收入也得给我80�?如果你再结婚了,那就给我60}成了。
老公:老婆,我决不跟你离婚!
关于干家务
老公:咱们把家务分分工吧。
老婆:好。首先,脏活累活得男人干吧,比如擦地、刷马桶、擦桌子……
老公:这对。
老婆:你是学理工的,我是学文科的,带电的东西得你干吧,像洗衣机、电冰箱、电饭锅、电熨斗……
老公:这……行!
老婆:男主外,女主内。和外人打交道的活得你干吧,买菜、交水电费、取报纸牛奶……
老公:行,行,那你干什么?
老婆:别着急呀。厨房里油烟这么大,可毁皮肤了,做饭得你干吧。
老公:你就告诉我你干什么吧。
老婆:我也有很多要干的呀。我可以陪着你,监督你,赞美你,安慰你……
关于孩子
老婆:咱们要个孩子吧。
老公:行。
老婆:那你喜欢咱们的孩子吗?
老公:喜欢。
老婆:那不行!你就得喜欢我一个人!
老公:好,好,就喜欢你一个人。
老婆:那我的孩子你凭什么不喜欢啊!
老公:咱还是别要孩子了。
关于喝水
老婆:老公,我要喝水!
老公:我给你倒去。
老公:哎,这水杯不就在你手边嘛,没看见?
老婆:看见了,我就是想让你递给我。
关于领导
老婆:我在外面不是领导,在家里就得当领导。你在外面是领导,在家里就得被领导。
老公:那我要是在外面当不成领导了呢?
老婆:一个男人,在外面看人脸色,回家来拿老婆耍威风,算什么男人!
关于睡觉
老婆:咱们盖那个双人被吧。
老公:别!那到第二天早上就全裹你身上了。我什么也盖不着。还是自己盖自己的吧,心里踏实。
老婆:哼,你就是自己盖,到明天早上照样也得被我裹走!
关于中心
老婆:我在我们家一直是中心,在你们家也得以我为中心。
老公:那我在我们家也一直是中心。
老婆:可我这中心比你那中心重要。
老公:为什么?
老婆:因为我是千金,你只是个小子。
关于打电话
老婆: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老公:倒打一耙!今天不是说好你给我打电话的嘛。结果我等了一天,还是我打给你的。
老婆:我是说过,可我又改主意了。张爱龄说:女人有改主意的特权。
老公:那你改主意没跟我说呀!
老婆:我说了,我心里说的,谁让你和我心灵不相通的。
关于异性朋友
老婆:我可以有男朋友,你不能干涉我。
老公:行,我也交个女朋友。
老婆:不行!
老公:凭什么你行我不行呀。
老婆:我交男朋友,你做不到的人家能做到,我就不会老挑你毛病了,有利于家庭幸福。你交女朋友,我心眼儿小,吃醋和你吵架,不利于家庭安定。
老公:那我也心眼儿小。
老婆:一个男人,和女人一样心眼儿小,亏你好意思说!
关于拿东西
老婆:这个袋子你也拿着吧。
老公:我都拿着四个袋子了,你什么都不拿,好意思吗?
老婆:那我还挽着你呢!你100多斤呢,我拿的东西不比你拿的东西重多了。
关于散步
老婆:咱们一直散步到那条马路吧。
老公:到那儿太远了,一会儿该走不回来了。
老婆:没事,你背我回来。
关于婚外恋
老婆:现在电视里老演婚外恋,你说,你会有婚外恋吗?
老公:不会。
老婆:为什么?
老公:有你一个我就够后悔的了,决不能再要第二个!
关于起床
老公:起床了,起床了,你不说今天要早起开会嘛。
老婆:别说话,我再睡一会。
老公:快起吧,要不该迟到了。
老婆:你别碰我!我要睡觉!!
老婆:呀!都该迟到了!你是怎么叫我的!!!
关于吃东西
老婆:这个话梅我吃了一半,挺好吃的,剩下的给你吃吧。
老公:我不爱吃话梅。
老婆:不行,你就爱吃!你是不是嫌弃我吃过的!
老公:这鱼挺好吃的,来。
老婆:你的脏筷子碰过的,谁吃!
老公:那你吃过一半我还吃呢,我不嫌弃你,你怎么嫌弃我?
老婆:那就对了。我嫌弃你说明我比你干净。我比你干净你凭什么嫌弃我?!
关于离婚
老婆:咱们要是离了婚,房子归我,我的钱我也得拿走。
老公:那我的钱呢?
老婆:你的钱都是我的钱,你有什么钱!
老婆:还有,离婚后你每月的收入也得给我80�?如果你再结婚了,那就给我60}成了。
老公:老婆,我决不跟你离婚!
关于干家务
老公:咱们把家务分分工吧。
老婆:好。首先,脏活累活得男人干吧,比如擦地、刷马桶、擦桌子……
老公:这对。
老婆:你是学理工的,我是学文科的,带电的东西得你干吧,像洗衣机、电冰箱、电饭锅、电熨斗……
老公:这……行!
老婆:男主外,女主内。和外人打交道的活得你干吧,买菜、交水电费、取报纸牛奶……
老公:行,行,那你干什么?
老婆:别着急呀。厨房里油烟这么大,可毁皮肤了,做饭得你干吧。
老公:你就告诉我你干什么吧。
老婆:我也有很多要干的呀。我可以陪着你,监督你,赞美你,安慰你……
关于孩子
老婆:咱们要个孩子吧。
老公:行。
老婆:那你喜欢咱们的孩子吗?
老公:喜欢。
老婆:那不行!你就得喜欢我一个人!
老公:好,好,就喜欢你一个人。
老婆:那我的孩子你凭什么不喜欢啊!
老公:咱还是别要孩子了。
关于喝水
老婆:老公,我要喝水!
老公:我给你倒去。
老公:哎,这水杯不就在你手边嘛,没看见?
老婆:看见了,我就是想让你递给我。
关于领导
老婆:我在外面不是领导,在家里就得当领导。你在外面是领导,在家里就得被领导。
老公:那我要是在外面当不成领导了呢?
老婆:一个男人,在外面看人脸色,回家来拿老婆耍威风,算什么男人!
关于睡觉
老婆:咱们盖那个双人被吧。
老公:别!那到第二天早上就全裹你身上了。我什么也盖不着。还是自己盖自己的吧,心里踏实。
老婆:哼,你就是自己盖,到明天早上照样也得被我裹走!
关于中心
老婆:我在我们家一直是中心,在你们家也得以我为中心。
老公:那我在我们家也一直是中心。
老婆:可我这中心比你那中心重要。
老公:为什么?
老婆:因为我是千金,你只是个小子。
关于打电话
老婆: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老公:倒打一耙!今天不是说好你给我打电话的嘛。结果我等了一天,还是我打给你的。
老婆:我是说过,可我又改主意了。张爱龄说:女人有改主意的特权。
老公:那你改主意没跟我说呀!
老婆:我说了,我心里说的,谁让你和我心灵不相通的。
关于异性朋友
老婆:我可以有男朋友,你不能干涉我。
老公:行,我也交个女朋友。
老婆:不行!
老公:凭什么你行我不行呀。
老婆:我交男朋友,你做不到的人家能做到,我就不会老挑你毛病了,有利于家庭幸福。你交女朋友,我心眼儿小,吃醋和你吵架,不利于家庭安定。
老公:那我也心眼儿小。
老婆:一个男人,和女人一样心眼儿小,亏你好意思说!
关于拿东西
老婆:这个袋子你也拿着吧。
老公:我都拿着四个袋子了,你什么都不拿,好意思吗?
老婆:那我还挽着你呢!你100多斤呢,我拿的东西不比你拿的东西重多了。
关于散步
老婆:咱们一直散步到那条马路吧。
老公:到那儿太远了,一会儿该走不回来了。
老婆:没事,你背我回来。
关于婚外恋
老婆:现在电视里老演婚外恋,你说,你会有婚外恋吗?
老公:不会。
老婆:为什么?
老公:有你一个我就够后悔的了,决不能再要第二个!

《阿房宫赋》 的骗局

没有评论 2007年6月24日

最新考古发现表明秦朝阿房宫可能未完成修建

光明日报西安11月16日电 秦阿房宫前殿遗址考古工作已经全部完成,最新的钻探发掘和科学检测结果证明阿房宫前殿遗址土台基上三面围墙内没有任何秦代建筑遗迹,前殿台基建成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都被1米多高的野草覆盖,阿房宫没有建成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同时,一些专家还认为,所谓的阿房宫实际上就是指一个前殿,不会再有其他建筑了。

2002年10月到2004年11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联合组成的阿房宫考古队对秦阿房宫前殿遗址进行了调查、考古勘探、试掘和局部发掘,勘探和试掘表明,阿房宫前殿遗址夯土台基东西长1270米、南北宽426米、现存最大高度12米左右,其中遗址东部长400米、宽426米和西部长70米、宽426米被现代村庄所压。

据《长安志》记载”秦阿房一名阿城。在长安县西二十里。西、北、东三面有墙,南面无墙。”考古队的勘探发掘也证明了这一记载是正确的,在土台基上北面围墙的墙南侧有大量建筑倒塌堆积,证明当初围墙顶部有建筑存在,东西两面虽然被现代村庄所压,但当地群众反映建房时也发现有土墚和碎瓦片,应该与北围墙一样墙上有建筑。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阿房宫考古队领队李毓芳介绍,为了搞清围墙内有没有秦代建筑,考古队在阿房宫前殿遗址试掘和发掘了3000平方米,勘探面积35万平方米,被村庄覆盖之处除了水泥地和砖铺地之外,在花池内、羊圈中、厕所旁、房屋间的空地内等均进行了密集勘探,结果只发现了东汉以后到北周、唐、宋时期的个别墓葬和文化堆积,没有发现秦代宫殿建筑中必不可少的建筑材料――瓦当,没有发现任何秦代宫殿建筑的遗迹,即没有发现秦代宫殿建筑中的墙、殿址、壁柱、明柱、柱础石及廊道和散水及窖穴、排水设施等。

李毓芳研究员还透露,考古队将土台基上的7组土样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中心进行植硅石分析,分析报告显示土台基建成相当长一段时间生长的都是野草,草高达1米以上。联系到《史记》”……阿房宫未成,欲更择令名名之”、《汉书》秦”复起阿房,未成而亡”等明确记载,阿房宫前殿土台基上除了围墙上有建筑外,整个台面没有其他秦代建筑应该是不争的事实,这也说明阿房宫没有建成。

同时,一些专家还提出了更大胆的观点阿房宫实际上就是指一个前殿,不会再有其他建筑。他们认为,这一点实际上在古文献中已经有记载了,如《史记・秦始皇本纪》说秦始皇”乃营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作宫阿房,故天下谓之阿房宫。”这是说因为宫建在”阿房”这个地方,所以叫阿房宫,而且只是一个前殿。另《水经注・河水》、《汉书》皆有类似记载。

可见阿房宫仅单指一个前殿。而且,光一个前殿的土台基就长1270米,宽426米,高达十多米,短短三四年时间能堆成就不错了

关于 魏振海特大犯罪团伙覆灭 的详细以及审讯片断

没有评论 2007年6月24日
发现好多人到本博客来都是因为 “魏振海” 这个关键词,下面是
魏振海特大犯罪团伙覆灭纪实:

魏振海不仅心狠手毒,胆大妄为,而且阴险狡诈,工于心计。他居无定所,行无定踪,就是在路上碰见他的哥儿们,谈话也不会超过5分钟。由于他的诡秘,加上他那一伙小兄弟们的掩护,几次追捕都漏网。
他有一个同狱”难友”,关系不错,出狱后,常到他家去,久而久之,与这一”难友”的妻子便勾搭成奸。当侦察人员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派侦察员架健深入魔窟,获得了可靠情报,魏振海准备在6月30日去西八路192号,与同伙策划一起重大抢劫行动。
1987年6月30日中午。西八路192号烟铺前人熙来攘往。侦察员贺健、孙存彦化装成工人在距”目标”20米处的路沿水泥台边,与几个外地来的农民闲聊。负责这次行动的梁培勤科长和侦察员雷海东扮成住店的旅客斜坐在附近的旅社门口。
12时过了,没有发现魏犯的身影。
12时13分,贺健发现了魏犯的影子,他缓缓地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向四周发出了信号,与孙存彦朝烟铺走去。
小个子见一下子来了四个买烟的,除一个老汉外,其他三人都是精壮小伙儿,觉得有些不妙,撒腿就跑。贺健见小个子要溜,马上一声”动手”!话音刚落,他一步抢上前,干净利索地把他制服在地。
趴在柜台上的孙存彦一个猛虎扑食,冲进香烟铺将魏犯死死地摁住。雷海东也扑了上去。魏振海被这突然的袭击搞懵了,拼命挣扎着去腰间掏枪,雷海东猛地抓住他的右手,可魏犯胳膊向外一伸,又在腰间摸枪。雷海东向魏的膝盖猛蹬一脚,魏犯被蹬倒在地。孙存彦使尽全身力气将魏犯压住,雷海东掏出寒光闪闪的手铐,将他铐住,并从他的腰部搜出顶上火的小口径手枪和一把藏刀。这时,突然冲出一条大汉,妄图抢回魏振海。经过一场恶斗,魏振海和他的两个同伙同时落网。
正当要对他们进行审判时,魏犯却于1988年3月27日凌晨3时越狱潜逃了。
##CONTINUE##
在销声匿迹整整20个月后,魏犯突然在一起震惊全市的特大杀人抢劫爆炸案中露出端倪。
1989年11月25日,四名案犯窜入个体户岳德林家中,杀死岳德林,杀伤其妻。当干警前往抓捕时,又被罪犯扔出的手榴弹炸伤。四犯杀人爆炸后,抢走现金13.8万元。西安市刑侦部门认定此案系魏振海及其同伙王玉安、郭公道、谢峰等四犯所为。
农历正月初三的上午,有人报案:他家的玻璃窗被人用枪打穿了一个洞。经确认,玻璃是被”五四”式手枪打穿的,子弹是由对面的阳台上发射而来。
侦察员贾恒籼和高庆祥就地守候。15分钟后,门开了,进来了四男三女,半小时后又有三个歹徒自投罗网。从最后一个被擒的自称叫李朋的人身上搜出一支”五四”手枪,”李朋”就是谢峰。
当晚8时许,守候在谢犯家的朱瑞华、田选龙、史江宏三人,忽听有人敲门。小田小史紧握微型冲锋枪站在门两边,朱瑞华上前开门。”谢峰在不?”门外一个穿皮夹克戴口罩、右手插在衣兜里的男子首先发问。
“在里边,进来吧。”楼道没开灯,黑乎乎的,双方都很难看清对方的面孔。
“不进去了,你给他说楼下有个女娃在等他,让他快些过来。”那个男人边说边退,突然,猛地将右手从衣兜里抽出,一支手枪对准了朱瑞华的下巴。只听得”啦”一声,枪响了,但子弹却没射出。就在这一瞬间,朱瑞华不顾一切地抱住对方,两人一同倒地,从5楼一直滚到3楼,刑警小田、小史赶到,三人一起制服了罪犯。这个男人就是魏振海。
3月12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判处魏振海、王玉安、郭公道、谢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3月20日早上7时15分许,魏、王、郭、谢四犯被验明正身,下达死刑命令执行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