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作者存档:

没有“坏人”的世界

没有评论 2007年8月30日

总试着想像这样一个世界,也总想把它描述下来,

但迫于水平有限,一直没能写出来,正好以前看到一本书,摘录这么一段:

感兴趣的请细细品味

这回却说鄢崮村中学墙外,有一片百亩大的麦田。时下麦子正值扬花的季节,微风吹来,大田里闪耀着碧绿的和粉青的缎子一般的颜色,十分地好看。日来每逢下午,便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拿着书本,坐到麦田旁边的一棵柿树下面,久久地阅读,直到天色昏暗方才离去。

这一日天色未晚,田埂上又多了一个老汉。这老汉鬼鬼祟祟立在一旁,将少年打量了多时。看见那少年无意他顾,便欲转身走开。正在这时,少年收起书本跳下田埂,老汉吆喝一声,要那少年立住。老汉走上前去,问他道:”娃,你看的是啥书?”少年慌忙将书掩进怀里,反问他道:”你问得要咋?”老汉道:”不咋。只是我见你连日来一直独坐在此看书,遂有话要告诫。否则,我一个耄耋老汉岂能害你不成?”少年道:”谁能保证?”老汉道:”不敢欺言。”少年见老汉身长形瘦,言谈逊雅,不像踏实的务农之人,便坦白道:”是本《聊斋志异》。”

老汉微微一笑,道:”我估谋便是此类社会禁书,旁的书也不会让你这样刻苦钻研。不过,年少之人阅读此书切记一条,万万不可在古墓荒坟或杳无人迹的地方独自苦读。你想,一个人但若一时走神,撞上了游曳的鬼怪,不定就将你害下了。你知道不知道,头些年在咱村有个名叫郭大害的青年娃,就是因为躲在自家的老窑里阅读了一卷《水浒》,受了其间的迷惑,结果捅下天大的乱子,自家赔了性命且不说,全村老幼也跟着受了多年的连累。”

少年道:”这事我晓。老汉伯你见多识广,我这里倒要向你请教请教,人世上到底有鬼没有?”老汉道:”你这瓜娃,我对你说的不就是这道理嘛!不光人世上有鬼,就是那枯树老井旧宅古庙破瓢烂罐日用器械也都自有灵性。你怀里揣的书,通势甭将它看简单了。放得年代多了也会有些异常,你以为!”少年听老汉一说,也是因为乌日西沉空气骤凉,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说:”真要像你说的,乃这世界也太可怕了!”老汉哈哈一笑,说道:”这便是你年幼不醒世的原因了!”少年瞠目结舌,遂问老汉:”为咋这样看我?”老汉说:”为咋?等你再活上三五十年,挨到一定岁数,自然晓得其中的奥义。”少年虔诚地道:”老汉伯你说我听。”

老汉道:”说来只是一个道理。说的是玉皇大帝在开世的时候,起初造下的全都是些君子淑女。这些人不少不老不生不死,一切都按部就班规规矩矩,后来的欺妄奸盗鼠窃狗偷之事,这个时期统统的没有。却说一日,玉皇大帝在天廷待得厌烦了,遂想到人间周游一遭。于是带了几个随从来到下界。第一日,看到满世界的人言谈举止一律是温良恭敬彬彬有礼,这让大帝心下很是得意,心想总算没有将人白造。又过了一日,却看世间个个人都像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种地便种地,吃饭便吃饭,走动便走动,即使偶尔遇上一个人物,不待他言语,你便事先晓得他要张口问候你了。你想骑马他给你扶镫,你想睡觉他为你垫枕,总之世人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大帝欢颜,心想,这不和天堂一模一样吗?又游览几日,却见满大街立的都是些光棍闲汉。一打问,原来这都是些君子中的君子好人中的好人。他们有的因见他人鳏寡出妻献子,有的同情贫弱捐家弃舍,总之大都是为了做好人,把自己搞得一贫如洗,结果又流浪街头。又过一日,大帝游走到田野,只见大片的土地荒芜,即是点了种的,也是了草从事,不明白这是为何。再一打问,原来是这些人不忍独占田产,推来让去竟至于无人耕种。即使有人耕种的,也不愿种得太好,以免旁人说他贪图利益。大帝走进一家商店,又见柜台和地面上散落着许多金银无人拾取。玉皇大帝纳闷,立在旁边偷看了一时,原来是买货的都想多付些钱,卖货的又不愿意收取,双双争执不下,其结果是撇在了地上。夜里,大帝走进一家旅店。还没进门便被里面的臭气熏出来了。你道为何?原来开这家店的是当地知名的好人,一往是扶弱救困不贪钱财。凡常之人到他店里也都能白吃白住,只没想几年之间,将一座堂而皇之的旅店办倒闭了。大帝来的时候,也只是勉强撑持。大帝心想,夜里总不能睡在大街上,所以不得不捏着鼻子进去熬了一夜。天不亮,大帝便爬了起来,出了店门直往县衙走。到了县衙门前,透过晨光,一眼看见县官的乌纱帽子挂在狮子头上。大帝吃了一惊,念道,难道连县官这耀眼的差使,人也不愿当了不成?大帝立在衙门前等候多时,只想着总会有人来承当。结果直待到日落西山,不见一人前来。大帝有些恼了,随手拽了一个路人,质问于他。但听那人咋说?那人见大帝要他做官,吓得是面无人色,不啻于将他监押一般。你且想像一下,天底下都是些不会为非做歹的好人,做了官,既无须审案又不必督察,弄得不好,还落个欺压百姓的恶名,你说谁当这县官做什么?大帝听到这里,也没意思再转游了。回到天廷,终日里是闷闷不乐。却说玉皇大帝他爸,原是一个改邪归正的魔鬼。见儿子龙颜不悦,不问自晓得他是为何。于是造了些大模样像人的鬼魂,释放到人间。这些下凡的鬼魂,个个都不是驯顺正派的东西,在人间极能搀和渗透。他们与人混杂居住在一起,将人的礼义伦常全给败坏了。结果是人生鬼鬼生人,没过多久,世界整个改变了,遍地跑的都是像鬼一样的人和像人一样的鬼。不过好在人间总算是添了些烦乱,多了些生趣,百姓们过上了正常的日子,也免得田地荒着无人种,金银落地无人取,县官放着无人做。”

少年听到这里,笑道:”你胡编!”老汉大瞪两眼,正色道:”你说啥?看你这娃,既然对你说了,便是有典可查。我老汉一大把年岁了,难道哄你一个不醒世的碎娃!”少年道:”或许你不是哄我。我只是问你见过鬼没有,你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老汉道:”见过多了。或许你便是一个小鬼!”少年狡黠一笑,道:”我假如是鬼,把你老汉的命不要了!”老汉笑道:”我是个老鬼呢?嘿嘿,你想想!活在这个世界是鬼不是鬼都不相干,只是都须给人家活着才对。人活着神鬼首肯,天地包容。你一个两个人物,仗着某个场合或某种身份,说灭谁就灭谁,岂不荒谬?说到这里,竟有一首绝句形容,你且听仔细了:’一半是鬼一半人,横撇竖捺俱是真;莫说魑魅无豪客,圣贤不义亦小人。’前几年,我到李家集街上,看见墙上刷着大幅标语:’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我当时就看着不顺。心想,瞎了,鬼神打倒了或可说得过去,将咱百姓种地的牛打倒了这还了得?就是鬼,也不能轻易打的。且说你看的这本《聊斋》,里面记载的书生秀才,经年累月守着寒窗,独自一人在灯下苦读。你说,每到寒冬腊月的时候,如若没个人来给他端茶添香铺衾暖被,那将是何等的滋味?这些人又都是知书达理之人,总不能让他放下书本,去勾引良家妇女得是?所以,这时候须有通晓风情的鬼狐出来,与他们缠绵一时。论说这些女鬼

没有“坏人”的世界

没有评论 2007年8月29日
总试着想像这样一个世界,也总想把它描述下来,
但迫于水平有限,一直没能写出来,正好以前看到一本书,摘录这么一段:
感兴趣的请细细品味
 
 
      这回却说鄢崮村中学墙外,有一片百亩大的麦田。时下麦子正值扬花的季节,微风吹来,大田里闪耀着碧绿的和粉青的缎子一般的颜色,十分地好看。日来每逢下午,便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拿着书本,坐到麦田旁边的一棵柿树下面,久久地阅读,直到天色昏暗方才离去。

  这一日天色未晚,田埂上又多了一个老汉。这老汉鬼鬼祟祟立在一旁,将少年打量了多时。看见那少年无意他顾,便欲转身走开。正在这时,少年收起书本跳下田埂,老汉吆喝一声,要那少年立住。老汉走上前去,问他道:”娃,你看的是啥书?”少年慌忙将书掩进怀里,反问他道:”你问得要咋?”老汉道:”不咋。只是我见你连日来一直独坐在此看书,遂有话要告诫。否则,我一个耄耋老汉岂能害你不成?”少年道:”谁能保证?”老汉道:”不敢欺言。”少年见老汉身长形瘦,言谈逊雅,不像踏实的务农之人,便坦白道:”是本《聊斋志异》。”

  老汉微微一笑,道:”我估谋便是此类社会禁书,旁的书也不会让你这样刻苦钻研。不过,年少之人阅读此书切记一条,万万不可在古墓荒坟或杳无人迹的地方独自苦读。你想,一个人但若一时走神,撞上了游曳的鬼怪,不定就将你害下了。你知道不知道,头些年在咱村有个名叫郭大害的青年娃,就是因为躲在自家的老窑里阅读了一卷《水浒》,受了其间的迷惑,结果捅下天大的乱子,自家赔了性命且不说,全村老幼也跟着受了多年的连累。”

  少年道:”这事我晓。老汉伯你见多识广,我这里倒要向你请教请教,人世上到底有鬼没有?”老汉道:”你这瓜娃,我对你说的不就是这道理嘛!不光人世上有鬼,就是那枯树老井旧宅古庙破瓢烂罐日用器械也都自有灵性。你怀里揣的书,通势甭将它看简单了。放得年代多了也会有些异常,你以为!”少年听老汉一说,也是因为乌日西沉空气骤凉,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说:”真要像你说的,乃这世界也太可怕了!”老汉哈哈一笑,说道:”这便是你年幼不醒世的原因了!”少年瞠目结舌,遂问老汉:”为咋这样看我?”老汉说:”为咋?等你再活上三五十年,挨到一定岁数,自然晓得其中的奥义。”少年虔诚地道:”老汉伯你说我听。”

  老汉道:”说来只是一个道理。说的是玉皇大帝在开世的时候,起初造下的全都是些君子淑女。这些人不少不老不生不死,一切都按部就班规规矩矩,后来的欺妄奸盗鼠窃狗偷之事,这个时期统统的没有。却说一日,玉皇大帝在天廷待得厌烦了,遂想到人间周游一遭。于是带了几个随从来到下界。第一日,看到满世界的人言谈举止一律是温良恭敬彬彬有礼,这让大帝心下很是得意,心想总算没有将人白造。又过了一日,却看世间个个人都像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种地便种地,吃饭便吃饭,走动便走动,即使偶尔遇上一个人物,不待他言语,你便事先晓得他要张口问候你了。你想骑马他给你扶镫,你想睡觉他为你垫枕,总之世人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大帝欢颜,心想,这不和天堂一模一样吗?又游览几日,却见满大街立的都是些光棍闲汉。一打问,原来这都是些君子中的君子好人中的好人。他们有的因见他人鳏寡出妻献子,有的同情贫弱捐家弃舍,总之大都是为了做好人,把自己搞得一贫如洗,结果又流浪街头。又过一日,大帝游走到田野,只见大片的土地荒芜,即是点了种的,也是了草从事,不明白这是为何。再一打问,原来是这些人不忍独占田产,推来让去竟至于无人耕种。即使有人耕种的,也不愿种得太好,以免旁人说他贪图利益。大帝走进一家商店,又见柜台和地面上散落着许多金银无人拾取。玉皇大帝纳闷,立在旁边偷看了一时,原来是买货的都想多付些钱,卖货的又不愿意收取,双双争执不下,其结果是撇在了地上。夜里,大帝走进一家旅店。还没进门便被里面的臭气熏出来了。你道为何?原来开这家店的是当地知名的好人,一往是扶弱救困不贪钱财。凡常之人到他店里也都能白吃白住,只没想几年之间,将一座堂而皇之的旅店办倒闭了。大帝来的时候,也只是勉强撑持。大帝心想,夜里总不能睡在大街上,所以不得不捏着鼻子进去熬了一夜。天不亮,大帝便爬了起来,出了店门直往县衙走。到了县衙门前,透过晨光,一眼看见县官的乌纱帽子挂在狮子头上。大帝吃了一惊,念道,难道连县官这耀眼的差使,人也不愿当了不成?大帝立在衙门前等候多时,只想着总会有人来承当。结果直待到日落西山,不见一人前来。大帝有些恼了,随手拽了一个路人,质问于他。但听那人咋说?那人见大帝要他做官,吓得是面无人色,不啻于将他监押一般。你且想像一下,天底下都是些不会为非做歹的好人,做了官,既无须审案又不必督察,弄得不好,还落个欺压百姓的恶名,你说谁当这县官做什么?大帝听到这里,也没意思再转游了。回到天廷,终日里是闷闷不乐。却说玉皇大帝他爸,原是一个改邪归正的魔鬼。见儿子龙颜不悦,不问自晓得他是为何。于是造了些大模样像人的鬼魂,释放到人间。这些下凡的鬼魂,个个都不是驯顺正派的东西,在人间极能搀和渗透。他们与人混杂居住在一起,将人的礼义伦常全给败坏了。结果是人生鬼鬼生人,没过多久,世界整个改变了,遍地跑的都是像鬼一样的人和像人一样的鬼。不过好在人间总算是添了些烦乱,多了些生趣,百姓们过上了正常的日子,也免得田地荒着无人种,金银落地无人取,县官放着无人做。”

  少年听到这里,笑道:”你胡编!”老汉大瞪两眼,正色道:”你说啥?看你这娃,既然对你说了,便是有典可查。我老汉一大把年岁了,难道哄你一个不醒世的碎娃!”少年道:”或许你不是哄我。我只是问你见过鬼没有,你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老汉道:”见过多了。或许你便是一个小鬼!”少年狡黠一笑,道:”我假如是鬼,把你老汉的命不要了!”老汉笑道:”我是个老鬼呢?嘿嘿,你想想!活在这个世界是鬼不是鬼都不相干,只是都须给人家活着才对。人活着神鬼首肯,天地包容。你一个两个人物,仗着某个场合或某种身份,说灭谁就灭谁,岂不荒谬?说到这里,竟有一首绝句形容,你且听仔细了:’一半是鬼一半人,横撇竖捺俱是真;莫说魑魅无豪客,圣贤不义亦小人。’前几年,我到李家集街上,看见墙上刷着大幅标语:’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我当时就看着不顺。心想,瞎了,鬼神打倒了或可说得过去,将咱百姓种地的牛打倒了这还了得?就是鬼,也不能轻易打的。且说你看的这本《聊斋》,里面记载的书生秀才,经年累月守着寒窗,独自一人在灯下苦读。你说,每到寒冬腊月的时候,如若没个人来给他端茶添香铺衾暖被,那将是何等的滋味?这些人又都是知书达理之人,总不能让他放下书本,去勾引良家妇女得是?所以,这时候须有通晓风情的鬼狐出来,与他们缠绵一时。论说这些女鬼大都不顾礼
义廉耻,你且细思,咱这人世间不正是因为她们,方显得花哨起来?”

  少年望了一眼天色,道:”天黑了,我得回学校了。老汉伯谢谢你,只是你的话我不能信!”老汉看着那少年跑开的背影,冲着已是灰暗的天空,摇了摇头,回到家拿笔展纸,竟为《当醒不醒集》又添制了一篇新文。

 

这些来自这本书: 《骚土》 喜欢看的去 :http://www.xxsy.net/xd/l/laocun/st/index.html

这个地址

 

8月8日记

没有评论 2007年8月9日

总喜欢把凌晨的前一两个小时归属到昨天去,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睡觉。

看完一个以前已经看过的电视剧,随手按到央一台,见个老外JJYY意思是今天是个好日子,XX会一周年纪念,表明中国强大了之类的话,不晓得什么东西自己人说了都不踏实,让老外说了才算数,没意思,不过总记得这么一句话:Today is a day of jubilation .洗澡睡觉。

又做梦了,梦到一个很难考的试,不只到为啥,监考让我带卷子回去,第二天交卷,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就带回去找最牛的同学帮忙打得满满的,想这次肯定高分通过,不过却忘了那个监考长什么样子,找了一个有一个,又像却又不像,慢慢都天黑了,也没找见,想这次完了,急出一身汗…

早上醒来觉得好热哦,心里还对那个梦耿耿于怀,看来什么事都不完美。挤公交去医院,一路总想着今天是个好日子,看来这样想的人还真不少,科室里的孕妈妈都想把小孩”生”在这一天,剖宫产的就排了7.8个,需要剖的剖,不需要剖的也要剖。被老师叫到去跟她手术,临走了来个做药流的,说她找不到医生,让给她看看,看也没有别人了,也找不到那个已经打印好的条,就手写了一个给她, 老师又来催….

手术室,第一个小孩好顺利,面朝下就出来了,夹断脐带马上就哭起来了,声音好响亮,后来才知道她妈妈是在少年宫教声乐的,唱歌唱的非常棒,拿过奖的,看来是继承了优势基因,胎教有方,大约将来又是一个歌唱家吧。第二个小孩蛮曲折,先出来一条腿,拉半天才出来,小腿都弯到不可能的角度了,或者小孩骨头超级柔韧吧,竟然好好的,没有脱臼和骨折 …后来累了,第三,第四个小孩都没啥印象了,总之把衣服弄的很脏,护士说今天都可以用羊水洗澡了….

不过都是女孩,也挺难遇到的,要天天这样,就能缓解中国的男女不平衡问题了,大约这天”生”小孩的人很多吧,以后一个班里8月8日的也好几个。

人家说这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又一口气”生”了这么多小孩,就写个记

彻底清除黑头 4种

1条评论 2007年8月4日

彻底清除黑头 4种

但凡T区油腻的mm,很少有不受黑头骚扰的。从镜子里看过去,自己的鼻子毛孔粗大,黑头像草莓一样。可是鼻部的皮肤却又细嫩,稍微一碰就容易细菌感染,变成红鼻子,让人觉得烦恼又暴躁。无论如何,和黑头必有一战!黑头是硬化油脂阻塞物,通常出现在颜面的额头、鼻子等部位,当油脂腺受到过分刺激,毛孔充满多余的油脂而造成阻塞时,在鼻头及其周围部分,经常会有油腻的感觉。这些油脂最终会硬化,经氧化后成为黑色的小点,这些小点就是被称作黑头的油脂阻塞物。

武器1:盐加牛奶

每次用4-5滴牛奶兑盐,在盐半溶解状态下开始用来按摩;半分钟后用清水洗去。

提示:

因为盐还未完全溶解,按摩时也要轻柔。为了让皮肤重新分泌干净的油脂保护,所以洗完之后不要再擦任何东西在洗过的皮肤上。

武器2:珍珠粉

珍珠粉可以在药店选购;取适量质量上乘的内服珍珠粉,

用适量清水调成膏状,均匀地涂在脸上;用脸部按摩的手法在脸上按摩,直到脸上的珍珠粉变干,再用清水将脸洗净即可。

武器3:蛋清

打开一个蛋,将蛋白与蛋黄分开,留蛋白部分待用;将厚厚的化妆棉撕开成为较薄的薄片,将撕薄后的化妆棉浸入蛋白,稍微沥干后贴在鼻头上;静待十至十五分钟,待化妆棉干透后小心撕下。

武器4:鸡蛋壳内膜

将鸡蛋壳内层的那层膜小心撕下;贴在鼻子上,等干后撕下来。

搬来搬去都累了

1条评论 2007年8月4日

今天看到也QQ的空间能用邮件来发布了,还比较幸运成为少数测试者之一,大约号码比较靠前 吧,

只是那个邮件的地址也太有规律了吧,像那样谁都可以在我QQ空间上乱发表文章了,只要发个邮件就好。
就花了些时间把以前的几篇破文章搬弄了过来,想了想也没啥意义,一天都在做无聊的事情。

《我亲爱的甜橙树第二部》全文在线+word下载

1条评论 2007年7月11日

《我亲爱的甜橙树第二部》 当圣婴满怀悲伤降临 全文

1条评论 2007年7月10日

《我亲爱的甜橙树》第一部 在线阅读+word格式下载

没有评论 2007年7月8日

找到 了《我亲爱的甜橙树》第一部 ,发在我论坛了。

没有评论 2007年7月7日

《我亲爱的甜橙树》(Meu Pe de Laranja Lima)

第一章 小孩子是不是都退休了

第二章 有一棵会说话的甜橙树

第三章 当贫穷伸出冰

第四章 飞吧,我的小鸟

第五章 皮蛋二重唱

 

找到了好多,很多人都拿 《麦田守望者》 冒充这部书,

注意冒充的开头是这样子的:

你要是真想听我讲,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么地方出生,我倒楣的童年是
怎样度过,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干些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的大卫科波菲尔式废话,可我老实告
诉你,我无意告诉你这一切。首先,这类事情叫我腻烦;其次,我要是细谈我父母的个人私。。。。。。。

 而真正的是这样开始的:

第一章        小孩子是不是都退休了
  我们手牵手走在街上,并不匆忙。托托卡在教我人生的道理。我很高兴,因为哥哥牵着我的手,教我东西。但是在家里他不教我,因为在家里我自己学――自己发现事情、自己动手做。我有时会犯错,犯错的结果就是被打屁股――直到很近的最近以前,都没有人打过我;但是后来他们开始逮到我犯的错误,然后一直骂我是小狗、是恶魔、是脏兮兮的胆小猫。我不要去想这些。。。。

这里的是第一部 有时圣诞节会生出小恶魔

 

简介 ・・・・・・
  人的心是很大的,放得下我们喜欢的每一样东西。
  当你停止喜欢一个人,他就会在你心里慢慢死去。泽泽是一个敏感、早熟的小男生;有时顽皮如恶魔,有时善良如天使。他有一个很受他疼爱的小弟弟、两个姊姊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姊姊生下来就送给亲戚抚养了。爸爸失业後工作迟迟无著,圣诞夜的晚餐桌上只有土司和咖啡,上学时书包里没有午餐。
  大人们忙於生计,能给泽泽的爱是那么少,他只能藉著恶作剧,聊以增添贫乏生活的乐趣并引起大人们的注意――往往是一阵好打。鞭打与斥喝一次次摧折他稚嫩的身心,如是循环往�。五岁那年,泽泽在後院「驯养」了一棵小小的甜橙树,小树成为最愿意倾听他的快乐与烦恼的密友。同一年夏天,泽泽认识了街头走唱人和待他如子的葡萄牙人,使他的小世界中有了音乐、温暖与爱。就在他快乐地大口啜饮爱的蜜汁时,一场意外迎面袭来,逼著泽泽在一夕之间长大……
  作者在四十八岁时以温情之笔写下这个自传性质的故事,宛如寄了一封信给五岁泽泽――以及许多和泽泽一样经�过敏锐少年时的人;信纸微微泛黄,回忆有些氤氲。

一个小惊喜!

没有评论 2007年7月2日

好久没发文章了,今天一上来发现一个挺好的事:

上次在百度知道回答的几个问题被采纳了,

整体采纳率达到35%,还挺高的。

其实回答别人问题得不到什么实物的东西,但是感觉自帮助了别人,并得到认可,那种感觉还是挺好的。

 

我在百度只提过一个问题,虽然没有得到解决,不过大家还是挺热心的,只有少数人就是在瞎搅和,因为只要回答就有分数的。

 

第一次回答问题被采纳是一个关于手机键盘不灵的问题,正好我的手机有过这样的问题,我就给人家说了,果然只要用心就有回报,第二天那个人就采纳了。虽然分数不多。

现在有好多分数了,都不知道怎么用。不过看好多人都4级以上了,看来还需要努力。

具体可以看这个 统计

http://passport.baidu.com/?business&aid;=7&default;_tab=2&un;=%B2%D7%BA%A3%D2%BB%B5%E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