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坏人”的世界

添加评论 2007年8月29日
总试着想像这样一个世界,也总想把它描述下来,
但迫于水平有限,一直没能写出来,正好以前看到一本书,摘录这么一段:
感兴趣的请细细品味
 
 
      这回却说鄢崮村中学墙外,有一片百亩大的麦田。时下麦子正值扬花的季节,微风吹来,大田里闪耀着碧绿的和粉青的缎子一般的颜色,十分地好看。日来每逢下午,便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拿着书本,坐到麦田旁边的一棵柿树下面,久久地阅读,直到天色昏暗方才离去。

  这一日天色未晚,田埂上又多了一个老汉。这老汉鬼鬼祟祟立在一旁,将少年打量了多时。看见那少年无意他顾,便欲转身走开。正在这时,少年收起书本跳下田埂,老汉吆喝一声,要那少年立住。老汉走上前去,问他道:”娃,你看的是啥书?”少年慌忙将书掩进怀里,反问他道:”你问得要咋?”老汉道:”不咋。只是我见你连日来一直独坐在此看书,遂有话要告诫。否则,我一个耄耋老汉岂能害你不成?”少年道:”谁能保证?”老汉道:”不敢欺言。”少年见老汉身长形瘦,言谈逊雅,不像踏实的务农之人,便坦白道:”是本《聊斋志异》。”

  老汉微微一笑,道:”我估谋便是此类社会禁书,旁的书也不会让你这样刻苦钻研。不过,年少之人阅读此书切记一条,万万不可在古墓荒坟或杳无人迹的地方独自苦读。你想,一个人但若一时走神,撞上了游曳的鬼怪,不定就将你害下了。你知道不知道,头些年在咱村有个名叫郭大害的青年娃,就是因为躲在自家的老窑里阅读了一卷《水浒》,受了其间的迷惑,结果捅下天大的乱子,自家赔了性命且不说,全村老幼也跟着受了多年的连累。”

  少年道:”这事我晓。老汉伯你见多识广,我这里倒要向你请教请教,人世上到底有鬼没有?”老汉道:”你这瓜娃,我对你说的不就是这道理嘛!不光人世上有鬼,就是那枯树老井旧宅古庙破瓢烂罐日用器械也都自有灵性。你怀里揣的书,通势甭将它看简单了。放得年代多了也会有些异常,你以为!”少年听老汉一说,也是因为乌日西沉空气骤凉,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说:”真要像你说的,乃这世界也太可怕了!”老汉哈哈一笑,说道:”这便是你年幼不醒世的原因了!”少年瞠目结舌,遂问老汉:”为咋这样看我?”老汉说:”为咋?等你再活上三五十年,挨到一定岁数,自然晓得其中的奥义。”少年虔诚地道:”老汉伯你说我听。”

  老汉道:”说来只是一个道理。说的是玉皇大帝在开世的时候,起初造下的全都是些君子淑女。这些人不少不老不生不死,一切都按部就班规规矩矩,后来的欺妄奸盗鼠窃狗偷之事,这个时期统统的没有。却说一日,玉皇大帝在天廷待得厌烦了,遂想到人间周游一遭。于是带了几个随从来到下界。第一日,看到满世界的人言谈举止一律是温良恭敬彬彬有礼,这让大帝心下很是得意,心想总算没有将人白造。又过了一日,却看世间个个人都像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种地便种地,吃饭便吃饭,走动便走动,即使偶尔遇上一个人物,不待他言语,你便事先晓得他要张口问候你了。你想骑马他给你扶镫,你想睡觉他为你垫枕,总之世人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大帝欢颜,心想,这不和天堂一模一样吗?又游览几日,却见满大街立的都是些光棍闲汉。一打问,原来这都是些君子中的君子好人中的好人。他们有的因见他人鳏寡出妻献子,有的同情贫弱捐家弃舍,总之大都是为了做好人,把自己搞得一贫如洗,结果又流浪街头。又过一日,大帝游走到田野,只见大片的土地荒芜,即是点了种的,也是了草从事,不明白这是为何。再一打问,原来是这些人不忍独占田产,推来让去竟至于无人耕种。即使有人耕种的,也不愿种得太好,以免旁人说他贪图利益。大帝走进一家商店,又见柜台和地面上散落着许多金银无人拾取。玉皇大帝纳闷,立在旁边偷看了一时,原来是买货的都想多付些钱,卖货的又不愿意收取,双双争执不下,其结果是撇在了地上。夜里,大帝走进一家旅店。还没进门便被里面的臭气熏出来了。你道为何?原来开这家店的是当地知名的好人,一往是扶弱救困不贪钱财。凡常之人到他店里也都能白吃白住,只没想几年之间,将一座堂而皇之的旅店办倒闭了。大帝来的时候,也只是勉强撑持。大帝心想,夜里总不能睡在大街上,所以不得不捏着鼻子进去熬了一夜。天不亮,大帝便爬了起来,出了店门直往县衙走。到了县衙门前,透过晨光,一眼看见县官的乌纱帽子挂在狮子头上。大帝吃了一惊,念道,难道连县官这耀眼的差使,人也不愿当了不成?大帝立在衙门前等候多时,只想着总会有人来承当。结果直待到日落西山,不见一人前来。大帝有些恼了,随手拽了一个路人,质问于他。但听那人咋说?那人见大帝要他做官,吓得是面无人色,不啻于将他监押一般。你且想像一下,天底下都是些不会为非做歹的好人,做了官,既无须审案又不必督察,弄得不好,还落个欺压百姓的恶名,你说谁当这县官做什么?大帝听到这里,也没意思再转游了。回到天廷,终日里是闷闷不乐。却说玉皇大帝他爸,原是一个改邪归正的魔鬼。见儿子龙颜不悦,不问自晓得他是为何。于是造了些大模样像人的鬼魂,释放到人间。这些下凡的鬼魂,个个都不是驯顺正派的东西,在人间极能搀和渗透。他们与人混杂居住在一起,将人的礼义伦常全给败坏了。结果是人生鬼鬼生人,没过多久,世界整个改变了,遍地跑的都是像鬼一样的人和像人一样的鬼。不过好在人间总算是添了些烦乱,多了些生趣,百姓们过上了正常的日子,也免得田地荒着无人种,金银落地无人取,县官放着无人做。”

  少年听到这里,笑道:”你胡编!”老汉大瞪两眼,正色道:”你说啥?看你这娃,既然对你说了,便是有典可查。我老汉一大把年岁了,难道哄你一个不醒世的碎娃!”少年道:”或许你不是哄我。我只是问你见过鬼没有,你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老汉道:”见过多了。或许你便是一个小鬼!”少年狡黠一笑,道:”我假如是鬼,把你老汉的命不要了!”老汉笑道:”我是个老鬼呢?嘿嘿,你想想!活在这个世界是鬼不是鬼都不相干,只是都须给人家活着才对。人活着神鬼首肯,天地包容。你一个两个人物,仗着某个场合或某种身份,说灭谁就灭谁,岂不荒谬?说到这里,竟有一首绝句形容,你且听仔细了:’一半是鬼一半人,横撇竖捺俱是真;莫说魑魅无豪客,圣贤不义亦小人。’前几年,我到李家集街上,看见墙上刷着大幅标语:’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我当时就看着不顺。心想,瞎了,鬼神打倒了或可说得过去,将咱百姓种地的牛打倒了这还了得?就是鬼,也不能轻易打的。且说你看的这本《聊斋》,里面记载的书生秀才,经年累月守着寒窗,独自一人在灯下苦读。你说,每到寒冬腊月的时候,如若没个人来给他端茶添香铺衾暖被,那将是何等的滋味?这些人又都是知书达理之人,总不能让他放下书本,去勾引良家妇女得是?所以,这时候须有通晓风情的鬼狐出来,与他们缠绵一时。论说这些女鬼大都不顾礼
义廉耻,你且细思,咱这人世间不正是因为她们,方显得花哨起来?”

  少年望了一眼天色,道:”天黑了,我得回学校了。老汉伯谢谢你,只是你的话我不能信!”老汉看着那少年跑开的背影,冲着已是灰暗的天空,摇了摇头,回到家拿笔展纸,竟为《当醒不醒集》又添制了一篇新文。

 

这些来自这本书: 《骚土》 喜欢看的去 :http://www.xxsy.net/xd/l/laocun/st/index.html

这个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徒步行者™[http://laoshang.net]

  1. 还没有评论.想坐沙发?
  1. 还没有 trackbacks
订阅评论